当前位置: 首页>资讯>网贷行业>文章详情

人人贷,6.5折下车?

2021-05-10 10:33:29|编辑: Alan|来源: 网络

摘要:杨英只想尽快“下车”。利息可以不要,甚至可以损失本金,两年前那个“安全、收益高”的人人贷已经不复存在,她不想继续在“车上”受煎熬。

杨英只想尽快“下车”。

利息可以不要,甚至可以损失本金,两年前那个“安全、收益高”的人人贷已经不复存在,她不想继续在“车上”受煎熬。

网上偶尔有人在说人人贷兑付出现问题,但真正落到杨英头上是11月10日,她的一笔出借款到期,但平台迟迟不能兑付,她有点慌了,后面还有9笔借款到期,加起来有58万元。

一个多月前,人人贷债转通道收紧, 这意味着,杨英的钱通过正常渠道很难取出,想“下车”只能走 “应急转让通道”,代价是本金七折,利息全免。

杨英四处打听,不停给客服打电话,得到的回复是“挤兑的人很多,请您耐心等待”。

她担心血本无归,决定走应急通道,申请本金7折退出,即利息一分没有,本金还要损失约17万元,即使这样申请一直没有通过。出借人们为了尽快通过申请,不断调低退出折扣。

杨英试了试6.5折,两个小时就通过了,系统通知3-5个工作日,资金会到账。

3个工作日已经过去, 她不知道能不能真的到账,只能等。

人人贷官网显示,截止9月30日,人人贷借贷余额约250.5亿元,当前出借人数量188065人。讽刺的是,项目逾期率为0,人人贷却无法兑付,要求出借人本金打折兑付,杨英向豹变提供的一份投诉资料显示,出借人根据自己的债券列表推算出的逾期率至少在60%以上。

人人贷客服坚称逾期率只有0.22%,告诉豹变,“请您放心,平台一切正常”。

01

兑付危机

利息全无本金7折

察觉人人贷出现问题之前,王艳有很多爱好,看电影、打游戏,但现在她业余精力全都消耗在投诉上,每天必“打卡做作业”,也就是向有关部门投诉人人贷兑付问题,然后随时看看微博上和出借人交流群里有没有新消息。

2017年底,王艳在电视上看到人人贷的广告,她特别喜欢的节目《晓松奇谈》里也有人人贷的投放,相比其他P2P平台很直白的宣传,王艳感觉人人贷的广告有一股文艺风。

一开始王艳只投了几万块,如今锁在人人贷里的钱有66万元。“人人贷的营销真的很努力,每次你的钱快到期了,就会给你打电话,介绍他们的新产品。过年还会邮寄小礼品,去年还免费赠了网球联赛的vip球票。”王艳告诉豹变,她妈妈有140万还放在人人贷里。

2020年10月17日,王艳突然发现人人贷债转记录几乎停止了,同时她在人人贷官方论坛上看到很多人说“退出困难”。这一天只是人人贷出借人们恐慌的开始。

11月2日,人人贷上线了一条“应急转让通道”,有紧急资金需求的出借用户可自愿申请,申请转让的资产会由第三方资产管理公司承接,转让成功后不可撤回。如果选择坚守,公司承诺三年保本。

这条“通道”需要出借人们付出高昂的代价——在投本金7折,预期利息0折。假如一年前你将100万元放到人人贷,到期后不但没有收益,而且还要亏损30万元本金。

在出借人们看来,应急转让通道的上线,如同人人贷发出“爆雷”的声音。

那之后,王艳和杨英都没有听到什么官方消息。王艳不敢将了解到的情况告诉妈妈,只是跟她说三年回本,“让她放心,毕竟年纪大了可能承受能力没有那么强。”

王艳对人人贷所说的“三年回本”并没有信心,她计划明年上半年买房子,都已经看好了,本来算计着人人贷的钱出来后交首付,“人生的一个计划被打乱了。”

王艳的男朋友劝她“打折下车”算了,不要坚持投诉,不要在微博上乱说,担心这会影响她在体制内的工作。

之所以不想走应急转让通道,是因为王艳不甘心,“我认为人人贷有能力兜底,公司是有钱的,但不想站出来承担责任。说实话,七折出来我也能承担这个损失,现在可能得6.5折才能出来。”

然而大量出借人发帖称,6.5折也无法顺利“下车”。

02

腾挪失败

错期搭配玩不下去

出借人们想不通,人人贷已经是中国头部P2P平台,为何也会“爆雷”?

11月6日,在人人贷官方组织的一次沟通会上,联合创始人杨一夫表示“非常痛心”,“10年的创业历程,有那么多的伙伴,真的希望大家相信我们,更继续希望公司良好运转,这样我和我的伙伴们能继续去实现理想。”

杨一夫从北京大学金融数学系毕业后,又赴荷兰学习金融学,学成归来杨一夫的目标就是创业,但一时想不到什么好点子,于是选择加盟如家酒店。

在如家酒店工作期间,杨一夫接触到到社会各色底层从业者,他认为这段经历对其了解中国的现实经济情况帮助很大,越了解越觉得应该创业,并且希望能够将所学运用到创业中,但遗憾的是他发现传统金融行业的创业空间十分狭窄。

杨一夫的同学李欣贺也没有主意,李欣贺还给杨一夫介绍他的一位朋友张适时。张适时毕业于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系。王艳对豹变说,人人贷创始人都是清北名校毕业,“很拉好感”。

个人的郁闷变成三个人的迷茫,他们甚至想过搞房地产、做沙棘矿生意,最后无疾而终。2009年,三个青年关注到国外p2p网贷公司Lending Club,三人瞬间找到了方向。他们相信互联网与金融的结合,是对传统金融的有益补充,可以满足中国的底层人群的融资需求。第二年,人人贷网站上线。

人人贷上线当年,其他新成立的P2P平台尚且只有10家,此时正处于中国P2P行业的萌芽期。虽然人人贷不是第一个“吃螃蟹者”,但杨李张三人仍然幸运地站到了风口上。

根据人人贷官网数据,2011年到2018年,人人贷成交规模呈现爆发式增长。在此期间,各种P2P平台此起彼伏。2013年底,人人贷完成1.3亿美元融资,据称是P2P行业迄今为止的最大单笔融资。

任泽平团队分析认为,彼时我国金融市场尚不完善,且以间接融资为主,居民理财渠道有限,小微企业、个人融资难度大,P2P一定程度上弥补金融系统空缺,市场需求较大。

从历年成交金额来看,人人贷在2018年到达顶峰。实际上,P2P行业早在2017年就被按下暂停键。

当时央行等十七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好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要求各省领导小组采取有效措施,确保整治期间辖内互联网金融从业机构数量及业务规模双降。

从现实来看,该《通知》对人人贷几无影响。但残酷的现实是,中国p2p行业已经出现两轮“爆雷”潮,借款人破产跑路、投资人血本无归的故事一遍遍地上演,P2P成为“邪恶”的代名词。

有分析认为,P2P从受捧到“黑化”,是因为大量从业者把P2P玩坏了,将其从信息中介玩成了信用中介,资金池、期限错配等违法行为,披着P2P的外衣大行其道。

于是,“双降”变成“三降”。2018年上半年,北京市下发文件要求平台压降出借人人数、业务规模和借款人人数。业内此时仍然心存侥幸,认为只要达到“备案”要求就可以继续经营。

人人贷的创始人们也没有给予足够的警惕,2018年12月,杨一夫在一次采访中仍然声称,行业大环境不好的情况下,头部平台的资产质量更有保障。

直到2019年底,人人贷的创始人们才“感受到行业前景不明朗”,但为时已晚。2019年下半年,北京有关部门约谈了所有P2P平台,主题很明确,要求平台主动清退,停止发布新标。

不能开展新业务,就没有现金流,意味着P2P平台失去了“拆东墙补西墙”的“东墙”。

03

自救失效

45亿资金不知去向

风口转向,人人贷试图自救。

2019年底,人人贷想要逐步减少长期信贷、引入短期信贷资产,以保持灵活性,过去人人贷信贷以三年以上长期信贷为主。

杨一夫在沟通会上透露,人人贷想要通过短期信贷的盈利来逐步化解风险,然而“三降”压力进一步增加,加之8月底最高法调整了民间借贷利率的上限,新业务的盈利能力又受到影响,目前所见,靠着新业务盈利来化解风险的这条路又走不下去了。

同时,人人贷大量关闭门店,经过近一年的时间,人人贷门店从高峰期的300家减少到目前的10家左右,仅存的门店以维护现有资产为主。人人贷的员工规模也从巅峰时的上万人减少到现在的几百人。

为了压缩运营成本,人人贷甚至注销了官方微信服务号,这个微小的举动一度加剧出借人们的恐慌。

新冠疫情令人人贷的困局雪上加霜。杨一夫称,疫情爆发使经济发展停滞,小微企业遭到重创,而人人贷的中长期贷款又以小微企业贷为主,贷款回收之难可想而知,“疫情以来,我们在疫情期间的垫付大幅激增,大部分的现金储备都被消耗光了。”

12月3日,人人贷官方公示了第一批逃废债人员名单,共计500人。王艳认为,这只不过是安抚出借人罢了。

眼下,人人贷已将重点放在催收,三位创始人将精力都扑在接洽各地法院上,杨一夫称目前在很多地方都跑通了诉前调解、批量立案、批量诉讼、批量执行的全链条,以此加大催收力度,改善回款情况,明年能够逐渐看到成效。

人人贷客服告诉豹变,“目前平台已经接入了征信,也会通过法催等手段加快对逾期标的的处理”。

杨一夫表示,应急转让通道是目前能够争取到的最好条件,但他并不鼓励出借人们走这条路,而是希望出借人们再给3年的时间,以满足出借人保本的诉求。

然而没有出借人愿意相信,在王艳看来,杨一夫所谓沟通,其实就是安抚出借人,“没有实质性的方案,也没有看到良心。”

以人人贷公布的0.22%逾期率计算,扣减利息已经完全足抵消逾期带来的损失,人人贷却要求出借人本金打7折兑付,如果全部出借人同意以7折退出,则意味着约有45亿元的资金留存在人人贷平台,这些资金去向成谜。

人人贷官方开始沉默,债转速度变慢、上线应急转让通道等举动都是默默进行的,人人贷官方没有任何正式解释公告,种种猜测在出借人交流群里蔓延,王艳无从分辨真假。

通过线上预约,11月17日,王艳来到人人贷公司,现场的工作大厅空空荡荡,没有几个人在办公。接待人员告诉她,这里只是一个负责接待的地方。

这次造访令王艳倍感失落,她本希望看到一些人人贷正在努力解决问题的诚意,但接待人员告诉她,公司目前没有什么法催计划,这直接打了杨一夫的脸,同时接待人员也拿不出证据证明公司正在进行催收工作。

王艳告诉豹变,“现在公司的种种做法,钱不要了我也想送他们进去。”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0 0 0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

评论(0条)
热门资讯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