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资讯>互金行业>文章详情

80后富豪的金融自救700天:714、贷超难救命

2019-05-06 08:58:20|编辑: Baldwin|原作者: 松子同学|来源: 新流财经

摘要:世界上有比干金融更挣钱的事情吗?答案是几乎没有。但金融却没能救活最近深陷风波中的知名上市游戏公司——恺英网络。夜幕:游戏界新星金融造血失败今日,距离恺英网络实际控制人王悦失联已经整整40天。三年前,王

世界上有比干金融更挣钱的事情吗?

答案是几乎没有。但金融却没能救活最近深陷风波中的知名上市游戏公司——恺英网络。

夜幕:游戏界新星金融造血失败

今日,距离恺英网络实际控制人王悦失联已经整整40天。三年前,王悦以66亿身价入选“2016胡润全球富豪榜”时才33岁,草根创业者一跃成为80后人群中闪耀的商界新贵。

王悦的公司和他本人一样传奇。

2008年,王悦从51.com离职后不久,创立了上海恺英,2015年借壳泰亚股份登陆A股改名为恺英网络,期间有过多次商业收购行为,包括浙江九翎、浙江盛和在内的多个主体。

近年来,恺英网络塑造了太多游戏行业的惊人战绩,比如《传奇世界》、《蜀山传奇》、《三国群雄传》、《全民奇迹MU》、《蓝月传奇》等一系列爆款手游与页游,其中不乏国民级游戏产品。

2017年开始,恺英网络大举进军互联网金融,先后开发了分期还、速借贷、借钱呗等几款具有贷款功能的产品,进行了一系列相关企业投资,涉及了金融科技、贷款超市、714超利贷等等相关业务。在2017年、2018年上半年的财报中,都可以看到恺英网络计划积极推动互联网金融的表述。

不过,在恺英网络的故事里,我们并没有看到像联想控股、二三四五等一批知名跨界企业一样,金融业务发挥出起死回生的造血奇迹。

铺天盖地的消息,是关于恺英网络业绩爆降、管理层大换血、实控人失联、高层涉嫌操纵股价、股权被冻结等一系列背后细节不为人知的变故,一片纷乱之中,游戏界的80后富豪王悦神秘消失。

王悦精心布局的金融板块中,无论是自营还是投资的金融业务都收效甚微,而半年多之前,这家公司旗下唯一一张放贷牌照也被收购。

这家上市游戏公司最近几天的收盘价已经跌到了4元以下,距离当初创造的29.03的高点,市值最高蒸发了近9成。

赚钱能力堪比“印钞机”的金融贷款业务,怎么就没有救活游戏界的新星?

日落:用金融自救的700天

虽然是游戏行业诞生的富豪,但比起游戏,王悦更擅长做流量运营。

2018年,受到游戏版号监管政策影响,游戏版号审批冻结时间长达9个月,整个国内游戏行业都进入了艰难的寒冬。

实际上,恺英网络2017年年报公布以后,市面上逐渐出现了对其收入主要来源和持续性的质疑声音。

财报显示,在恺英网络借壳上市的头一年,恺英网络的营业利润实现了同比992.97%的暴涨,而去年,恺英网络的业绩数据一改2015年以来的连续三年的良好增长势头,一落千丈,营收同比下滑27%,归属上市公司的净利润同比下滑89%。

游戏主业发展环境不佳,互联网金融逐渐大火。也许是提前意识到了主业的危机,也许是嗅到了互联网金融的商机,对于进军互联网金融这件事,王悦早做了打算。

2017年中,在游戏行业遭受版号政策影响的大半年之前,恺英网络就开始了互联网金融布局,财报中描述:“公司目前互联网金融行业处于快速增长时期,未来,希望通过科技金融生态构建,成为公司利润增长的强劲动力。”

2017年6月8日起,恺英网络先后通过全资子公司投资了多家互金企业,包括上海翰迪数据服务有限公司、上海翰惠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暖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上海合勋车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上海翰鑫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并在当年出资1.95亿元发起设立了网络小贷牌照——宁波恺英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下称恺英小贷)。

这场金融自救的行动,距今刚好700天。

恺英网络最有特色的主打贷款产品是“分期还”app,被称为借款期限14天的游戏贷产品,自今年初升级维护以来,尚未恢复运营,暂不接受注册申请。

据网友在多个网络平台投诉称,“分期还”是典型的“714”超利贷系列产品,虽然借款协议中显示的利率价格正常,但“借款3000元到账2400元”,实际到账金额少于借款合同金额。被“砍头”的部分以游戏币形式发放,仅供用户在指定的三款游戏充值,分别为欢乐抓娃娃、弹弹欢乐城以及蜀山传奇。

此外,恺英网络还布局了贷款超市类APP速借贷和借钱呗。目前已经接入的产品包括乾坤贷、移动钱庄、龙虾钱包、借帮帮、秒急好借、给力钱包、来钱快、及贷、玖富小蓝卡等。

恺英网络投资的5家互金公司也曾有过诸如暖水贷、随薪贷、Q贷等产品的软件著作权,但目前大都无法正常使用。

恺英网络官网显示,2017年8月,恺英网络旗下的移动产品《全民奇迹MU》取得了全球流水突破11亿美金的成绩;而《蓝月传奇》上线一年半累计流水突破26亿元;此外还包括多款开发或代理的游戏月流水都达到数千万级别。

在互联网金融“暴走”掘金的这两年,恺英网络插上了互金的翅膀,试图让金融业务滋养出游戏沃土的草长莺飞。

但是,700天之后,金融布局的奇效没有出现,一切戛然而止。

黄昏:金融业务全面折翼

王悦出身自江苏苏州的一个普通家庭,白手起家的一路上他带上了满身的光环。

他被传大学毕业时已赚足百万,创业就打造了“全球第二大”小游戏网站3839;打造的社交游戏“摩天大楼”入驻腾讯平台后用户迅速破亿;2011年推出首款网页游戏《蜀山传奇》爆红......

但他对金融业务的布局,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从历史公开信息来看,恺英网络投资的5家互金企业中,一大半都没有贡献收益,恺英网络2018年全年业绩报告中对互联网金融、金融科技等概念只字未提。

恺英网络2018年年报显示,2017年底,恺英网络互联网小额贷款利息为416.78万元,就算该项利息收入都来自恺英小贷主体收入,按照恺英网络占股65%推算,恺英小贷2017年利息总共不超过641.2万元,大约只等于恺英小贷2017年8月-2022年8月期间在宁波海曙区中国人寿大厦一处办公场地总租金的2.1倍。

虽然利息不是恺英网络金融板块的全部的收入——但由此可以推测其金融业务体量并未如游戏业务那般崛起。一个纵横游戏界的流量奇才,手握多个千万级用户的游戏产品,最终却没打好互联网金融这把救命牌。

2018年6月30日,恺英网络彻底失去了对唯一一张放贷牌照的控制权。公开信息显示,恺英网络将其在恺英小贷65%的股权以原认缴出资金额1.95亿元的价格转让给了宁波市金融控股有限公司。

最终,恺英小贷成为宁波市财政局的全资孙公司,同时更名为宁波金江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截至目前,恺英网络旗下三个可以查到的贷款app仅剩下“借钱呗”一个贷超在运营,app显示,借钱呗的运营主体为恺英小贷,但在该app软件服务协议页面中,却显示了杭州惠借科技有限公司的服务协议,并提示其平台名字为“打个借条”。

企查查显示,恺英小贷与惠借科技仅通过宁波市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和宁波海创集团有限公司的共同投资关系产生了一定联系,不排除是合作关系或为后期借钱呗的产品调整方向。

截图来源:企查查

王悦曾在一次演讲中提到他在大学期间从事个人站得来的两点收获,一是怎样抓住用户需求,做好用户体验,二是怎么去变现。

但他在互联网金融的变现思路是从贷款产品将用户引流到游戏场景充值消费——这不像场景玩家布局金融的常规思路,常规思路一般是从游戏这类场景中植入贷款、支付等金融产品,从消费场景往金融产品中引流;而凯英网络则是利用贷款产品将用户向游戏场景引流,拯救主业的意图太明显,但太不现实。

一位在场景金融业务中多番尝试的金融科技公司CEO也曾表示,将有明确贷款需求的金融用户往消费场景上引流,会导致用户的金融属性太强而偏离了消费本身,带来的用户其实黏性极差,转化率低,这种引流的方式其实是个伪命题。

至此,恺英网络金融变现的梦想折翼了,传奇人物王悦还没有回到大众视野中来,业界对他被迫或主动消失的理由众说纷云。

3月20日,恺英网络火速换帅,但它还在游戏行业的寒冬中遭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侵袭,将来恺英是否还有机会借助金融挽回局面尚未可知,但恺英小贷股权的转让,起码已经宣告了其自营贷款业务的结局。

这似乎印证了当初有些金融从业者对互联网玩家的告诫:做金融,大概真的不能用纯互联网的思维来做。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0 0 0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

评论(0条)
热门资讯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