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资讯>互金行业>文章详情

支付宝、微信打造的“刷脸支付” 是趋势or噱头?

2019-11-03 18:01:16|编辑: Baldwin|原作者: 陈秋|来源: 经济观察网

摘要:一位北京海淀区大型连锁超市的工作人员一边指着工作记录的本子,一边说,“支付宝和微信的刷脸支付机器是今年春节期间一起进来的,你看新增会员还是不多,每天就几个人,刷脸支付的单量占总量的百分之十

一位北京海淀区大型连锁超市的工作人员一边指着工作记录的本子,一边说,“支付宝和微信的刷脸支付机器是今年春节期间一起进来的,你看新增会员还是不多,每天就几个人,刷脸支付的单量占总量的百分之十,而且那边刷脸的机器总出现卡壳、断网等问题,所以每台机器现在都需要管理员处理,必须有人值守,甚至两个工作人员都忙不过来。”

近两年“刷脸支付”市场硝烟还未起,今年也才是“刷脸支付”商业化的第一年,自支付宝、微信陆续入局后,不仅使出惯用的巨额补贴手段,还与众多服务商合作布局,加速这场两强争霸的收银台上的战争。

然而,提到“刷脸支付”第一步则是要完成刷脸,在提供便捷性的同时,近日“小学生发现丰巢快递柜刷脸取件漏洞,用照片即可代替”的报道引发了大众对于刷脸安全性的质疑,而这背后的技术问题也不容小觑。

“刷脸暂时还不安全,还不是技术驱动。”灰度认知社创始人曹升表示,现在来看刷脸支付谈不上技术方向,只能说代表了一种可以尝试的未来趋势,大家都想抢先布局,但是现阶段主要是一种市场营销阶段,就像5G手机一样,还是一个噱头。

“刷脸支付”现在像是一个新生儿,独立IT分析师唐欣表示,其适合的场景较多,一至两年将是一个市场爆发期,直到一二线城市大量普及,但无论对商家还是平台而言,它都不会像之前二维码普及那样,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

战争前夕

刷脸支付,其实分为两个层面,一是人脸识别技术,国内很多巨头、新贵公司在做,随着人脸识别技术的发展和在应用场景上的突破,其不再局限于考勤、门禁等应用,还广泛应用于医疗、金融、公安等领域。前瞻产业研究院报告显示,预计未来5年人脸识别市场规模将保持年均25%的增速,2022年市场规模将达到约67亿元。

支付宝相关人士表示,从人脸识别到支付其实是需要一个门槛的,比如技术门槛、支付牌照等要求。据他回忆,2014年,其实支付宝已经出了人脸识别的应用,如人脸识别登陆公积金,直到2015年马云在德国的汉诺威展览上,第一次实现了手机的刷脸支付,同样是从2015年开始手机端可以直接刷脸支付淘宝的购物单,但是这时刷脸支付还没有大规模地试点。

在2015年之后,支付宝刷脸支付的实验室一直在研发,两年后开始进入支付行业。上述支付宝相关人士说,“我们也有主动找到二十家左右的商家去推进产品,如在肯德基、卜蜂莲花,让商家尝试看一下效果,然后会得出产品的一些技术、数据积累和一些实际情况的经验,如收银效率的提升做维度观察,然后进行总结。”

微信相关人士表示,在还没推出青蛙这一刷脸支付产品之前,我们其实已经基于支付做了一些经营的转变,如做扫码支付前后,会做一些对商家引流获客的、发展会员的能力,如扫码后引导用户领券、领商户的会员卡等。而这部分的需求其实是越来越大的,如商户的优惠券的领取,使用起来还是相对低频、比较难调取出来。“我们发现这块可以有一个更好方式去承载,而刷脸设备恰好适合。”

微信刷脸支付产品团队表示,今年年初,他们团队在一个月内轮流在百果园做收银员。“之前微信有基于商户的需求,自己又掌握一些痛点信息,实际体验后发现,商家对发展会员需求量特别大,这基本上成为每个收银员的KPI,要求每天要发展多少会员。因为从商户经营角度发展会员很重要,但如今线下引流不同往日,已经变得非常困难了。”

而另一痛点则是,他称,用户其实对于商家问要不要成为会员这件事,有很强的防范心理,需要解决刷脸系统和商户的pos机、会员体系无缝连接的问题。

这些是两家产品还未上市之前的动作,但走出“家门”后等待他们的就是一场人力、财力的角逐。2018年12月,支付宝推出产品“蜻蜓”,三个月后,微信推出对标产品“青蛙”。今年4月,时任支付宝支付事业部总经理钟繇称,未来3年将投入30亿补贴刷脸支付。五个月后,在支付宝新零售开放日上,支付宝宣布取消今年4月发布的30亿市场补贴,改为“补贴无上限”。相对的微信暂时还未宣布补贴政策,上述微信相关人士也否认了市场对于巨额补贴的传闻。

“从动作上来看,目前支付宝是相对领先的”,唐欣说,但微信拥有庞大的用户量和沉淀资金,这跟支付界面无关,所以在刷脸支付上,微信拥有天然的优势。

战争一触即发

一位住在苏州木渎镇的消费者指出,从今年8月开始,突然发现生活范围内的超市、便利店基本都安装了刷脸支付的机器,就连总去的一家30平的破旧的超市也有安装。

据了解,目前零售、餐饮、自动售货机、校园等是支付宝和微信重点运营的场景。目前一些头部超市、连锁便利店,支付宝的刷脸支付系统已经覆盖了七八成,刷脸的城市在全国已经超过一百个。微信刷脸支付设备截止今年8月的投放量是几千台,到现在基本已经过万台。

在与商家合作以及市场铺设方面,支付宝相关人士称,在蜻蜓上市之前,一台刷脸机器售价2万元,等到蜻蜓大规模生产后,这个价格就从2万元降到2千元,降低了80%的成本。商家购买会有补贴,以及如果你的机器的新用户数可以达到规定,很多商家的机器甚至是不花钱的。从去年8月开始,支付宝和一些工厂联合生产产品,也给其他合作厂商提供支付宝的摄像头和软件技术,然后厂商可以自行生产和销售。

微信相关人士说,刷脸支付的业务我们比较依赖其服务商,首先是硬件服务商,我们会把摄像头和相关的关键技术开放出去,硬件服务商可以基于此去发展他们自己的硬件设备,这种方式的硬件设备已经达到85款以上;我们不是直接和商家合作,有专门去做推广的服务商,这些服务商可以直接了解商户需求,以及硬件服务商也可以销售自己的设备。

一位某大型连锁超市的工作人员透露,刷脸支付机器从去年开始就已引入,目前基本上每家店都装了。但据他了解,虽然超市已经安装了刷脸设备,但在实际过程中,用户使用量不是特别大。“刷脸支付相对于扫二维码,并不是说便捷性增加了多少,更多的可能还是一个趣味性的玩法,所以有很多人是抱着好奇的心理,但是用过一两次就会觉得,其实我拿手机扫码支付也是一样的,也没什么区别。”该大型连锁超市的工作人员说。

支付宝相关人士解释,以711便利店为例,刷脸支付在其店里上线仅一个月,就已经远超过之前移动支付上线前6个月的使用比例,这是因为在刚开始扫码支付的时候,人们对新事物的接受程度要更慢,现在其实大家接受程度变高了。

该支付宝相关人士继续解释,合作的商户卜蜂莲花,综合所有店面的刷脸支付的用户占比达到1/4。但目前很大的问题是,很多人因为使用习惯而不用刷脸支付,或者说临时情况下会尝鲜一次,所以只有用户第二次刷脸支付,然后这个体量的80%才会是刷脸支付固定的活跃用户,当然这也不排除这八成用户会同时使用扫码、刷脸支付。“刷脸支付的线下推广,比二维码的推广难度要大很多。”唐欣表示,就像是人类从步行到开上汽车的差别。而且现在大众最担心的还是支付安全问题,当扫脸支付终端大量普及的时候,特别是一些中小场景下,可能会出现一些非法盗刷行为,安全问题可能比二维码支付更加难以应对。

上述微信相关人士还有一个对市场坏境的担心,“其实刷脸支付本来是一个好的方式,但是大家把它弄烂了。”主要是渠道方面,但现在的情况是有很多打着官方认定旗号的企业,他们在做加盟做代理,这完全破坏了生态的运作。

无论如何,刷脸支付进入市场也不过一年时间,如果想出现一个质变是不可能的,未来它还有一段路程要走,在支付宝相关人士看来,刷脸支付是一个新崛起的事物,未来这两种支付方式也将并存。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0 0 0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

评论(0条)
热门资讯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点击排行